我在西班牙的地质冒险——George Evans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翻译:张培、王丽丽、高霏

乔治(George Evans)是朴茨茅斯大学的大四本科生,关注他的Twitter账号@Geo_Evans95可以了解他的更多冒险经历。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地质与环境学这门学科深深着迷,然而对于在英国中部长大的我来说,地质是很难接触到的,所以当我有机会在英国朴茨茅斯大学学习地质学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开始学习了。

大学期间我去了很多奇妙的地方:苏格兰、布列塔尼、康沃尔、塞浦路斯和西班牙北部拉波拉德戈尔东(La Pola de Gordón)的一个小镇(图1),在那个小镇我完成了我的填图项目论文。2015年的夏天,我开始了一段历时六个星期的地质填图之旅,我们在西班牙北部的坎塔布连(Cantabrian)山脉地区分析解释莱昂(León)省北部、拉波拉德戈尔东东部地区的一些地质现象,至少这里的地质现象很丰富(图2)。

Figure 1 – Map outlining the area which La Pola de Gordón resides in.

图1. 拉波拉德戈尔东所在位置的地质简图

Figure 2 – Looking SE down on La Pola de Gordón from one of the smaller mountains in the lower half of the mapping area.

图2. 从填图区下半段的一座小山上朝东南方向向下俯瞰拉波拉德戈尔东

我和我的伙伴从朴茨茅斯渡轮港口踏上了这次考察,目的地是桑坦德,在渡口我们遇到了Nigel Marvin(图2),之后我们坐上前往莱昂城的长途汽车,然后到了拉波拉德戈尔东。抵达后,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搭我们的帐篷……可能我们应该事先带一张帐篷防水布!然而几天之后我们在填图区域的边缘——临近圣露西亚(Santa Lucia)的一个小镇上找到了一间公寓(图4),从此一切都开始变好了,这对我们步行进行考察是非常便利的!

Figure 3 – Me and my mapping partner with BBC’s one and only Nigel Marvin on the Ferry to Santander.

图3. 去往桑坦德的渡船上,我和队友以及BBC野生动物节目主持人Nigel Marvin

Figure 4 – Selfie overlooking Santa Lucia where we were based.

图4. 自拍俯瞰我们的大本营——圣露西亚

在这个美丽的西班牙小镇,露头的填图工作已经覆盖了超过12平方公里的区域,这还只是个暂时的数据。这里酒吧和餐馆业十分发达,因为我们忙于地质调查,并没有过多体验,不过无所谓了,我们见到了很多拉波拉德戈尔东的岩石。

该地区对应于泥盆系被动边缘沉积,之后引起石炭系早期的前陆外围盆地沉积。这主要是对于泛大陆初始拼合作用的响应-以劳亚大陆和冈瓦纳超大陆碰撞的形式。碰撞引发了华力斯坎造山运动,并且形成了坎塔布连山弧(315-310Ma) , 从而影响了西欧的大多数地区。其中,上述运动又是更大的伊比利亚-阿摩力克弧的一部分。

该地区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地质现象和化石,如接近2千米宽度的向斜构造、厘米级尺度的遗迹化石包括thallassinoides(图5)。这些岩石形成于泥盆系的大部分时段和整个石炭系,距今300-400百万年。该地区的岩石类型主要以沉积岩为主,例如石灰岩、砂岩和页岩,其中大多数岩石已经变形(图6和图7),而且在大部分变形的灰岩中往往保存了一些美丽的珊瑚(图8)!

Figure 5 – Thallassinoides burrow with compass clinometer for scale.

图5. Thallassionoides(一种古生物)潜穴化石,测角仪作比例尺

Figure 6 – Extensivly deformed Devonian Limestone

图6. 泥盆纪灰岩的强烈变形构造

Figure 7 – Small scale anti-cline and syn-cline in interbedded shales and sandstones.

图7 砂岩和页岩中发育的小型褶皱——背斜和向斜

Figure 8 – Large colonial coral system in a bioclastic limestone.

图8.  生物碎屑灰岩中的大型群体珊瑚化石

对于地质学来说,拉波拉德戈尔东是个很好的地方,然而,如果你更倾向于旅行而不是研究地质构造,这里还拥有一些非常具有挑战性且优越的徒步路线,会给你一些意外收获!我觉得波拉(Pola)—— 圣露西亚路线是很好的徒步选择,因为它能穿过圣马特奥库托(Cueto San Mateo)的最高点(1604米;图9和图10)。另外要记住一点,一定带上足够的水和一个特别大的遮阳帽子,这是我亲身经历得出的经验。如果我没有巨大的像印第安娜琼斯一样的帽子和骆驼包,那么今天我也就不会有机会写下这篇文章了。要记住,在气温高达38°C的山脉中行走这些东西是必备的基本物品!

Figure 9 – Panoramic vue off the top of Cueto San Mateo

图9. 圣马特奥库托山上拍的全景图

Figure 10 – Looking east toward the overwhelming Limestone behemoth Cueto San Mateo

图10. 东望圣马特奥库托气势磅礴的灰岩岩层

拉波拉德戈尔东的周边城镇融合了很多有趣的文化,在这里许多酒吧会提供一些美味的小吃。每当我想起西班牙时,小吃是其中一个最让我回味的东西(图11),我们基本上靠着它和使人清醒的Mahou(一种啤酒)度过了六周。

Figure 11 – Delightful tapas at our local!

图11. 西班牙国粹美食Tapas

虽然这个小镇在比较偏远的地方,但去往附近的更大的城镇还是非常便利的,乘坐班车只需花费几欧元。当我们游览莱昂城的时候,我们发现这里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有很多非凡的建筑和餐馆。

总的来说,在整个旅程中我体验了各国的文化差异,并学习了地质学的相关知识,这次经历对我来说简直太美妙了。对于孩童时期并没有在欧洲游历很多的我来说,学习地质学扩大了我的知识面,不仅让我认识了我们脚下的岩石,更让我接触、认识到了世界的其他地方是怎样的。在西班牙的时光是十分美妙的,岩石、文化、小吃、天气都令人难忘,我很想将来利用假期重温徒步旅行的愉快。

最后,我挑选了旅途中我最喜欢的图片来结束这篇文章:图12描述了一个垂直倾斜的生物碎屑灰岩的一部分,它的宽为100米,向东延伸500米,是该地区最具标志性的图片之一。图13显示了我们的填图区域的整个北部部分,该地区地形十分具有挑战性。最后的图14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我像狮子王一样骑着一头塑料的蓝色河马从圣马特奥库托山顶下来。

Figure 12 – Iconic limestone ridge of the area.

图12. 当地的地标——灰岩峰

Figure 13 – Beautiful vue across the northern section of the mapping area.

图13. 填图区域北段的优美风景

Figure 14 – Lion-kinging a plastic blue hippo across the Cantabrian mountians – check.

图14. 狮子王骑着蓝色塑料河马从坎塔布连山上穿行


Print Friendly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