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地磁样品采集——哥斯达黎加 作者Erik van der Wiel

Click here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翻译:范辛、王丽丽、高霏

埃里克(Erik van der Wiel)是乌得勒支大学地球、构造和动力学研究方向的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地质学与地球动力学。目前他正在Fort Hoofddijk古地磁实验室做自己的毕业论文。

环绕着泛大陆的泛大洋曾经由多个构造板块组成,随着俯冲作用的不断进行,这些板块大多已经消亡。为了重建现今地表已经不存在的各板块大地构造,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采集地球更深部的样品,或者找到其他方法来获取可靠的数据。举一个例子,在环太平洋地区进行的野外工作往往可以找到一些小块的洋壳碎片,这些洋壳样品在板块俯冲过程中通过剥离作用形成。在哥斯达黎加地区,尤其是圣埃伦娜(Santa Elena)半岛和尼科亚(Nicoya)半岛就可以采集到这类洋壳样品。在这里,我们打算通过古地磁的方法来得到侏罗纪和石炭纪泛古洋洋壳的古纬度位置。

去年七月,我有幸和我的导师Douwe van Hinsbergen博士和在读博士生Lydian Boschman一起在该地区进行野外调查工作,同行的还有当地的专家兼向导Kennet Flores博士,以及他的研究生Ardanna Bandoo。按照计划,我们首先采集了圣埃伦娜半岛南边的枕状玄武岩和增生杂岩体(放射虫岩和岩墙)。然而,因为该半岛的这部分没有通路,所以我们不得不租船过去。我们在有人居住的蝙蝠岛(Islas Murcielagos)上待了几天,并参观了这个半岛和其他小岛。

从太平洋看圣埃伦娜半岛北部倾向坡的美景

对于那些还没有机会到热带地区参加野外工作的人们,请注意以下几点:风化和剥蚀作用是丛林中要面临的主要问题,所以如果你要找露头,到路边切面或者波浪主导的沙滩采集样品可能会可靠一些。这次野外工作中我们采集的样品主要是在波浪主导的沙滩,包括一些需要游泳上岸才能接近露头的岩石海滩,而船长会通过皮划艇给我们运送必要的工具。

蝙蝠岛上美丽的枕状熔岩顶底构造

Drilling pillow-lava’s, Islas Murcielagos

在蝙蝠岛上打钻采枕状玄武岩样品

圣埃伦娜岛南部放射虫岩套中发育的共轭断层组合

从我们的凉台拍摄的蝙蝠岛晨曦美景

 And sampling this variety of (grey) dikes cutting the (dark) basalts on our way back to the mainland, Punta Santa Elena

回圣埃伦娜海岬((Punta Santa Elena))的途中采集了一系列穿插暗色玄武岩的灰色岩脉

在第二个采样点尼科亚半岛,我们采集了放射虫岩、枕状玄武岩,还偶然地采集了一些沉积岩套。在尼科亚半岛采集的部分玄武岩可能是加勒比大火成岩省(Caribbean Large Igneous Province-CLIP),随后的样品分析结果能对这些火山喷发事件发生地进行古纬度的约束。尼科亚半岛的太平洋沿岸交通比较方便,因此我们不需要乘船过去。在旅游业发达的太平洋沿岸海滩,有一些很棒的露头,我们采集了许多样品,当然也欣赏了美丽的日落。因为这些岛屿的公路系统较发达,我们还在丛林里的小溪河床中采集了样品,并看见了一些吼猴(howler-monkeys),它们似乎对于我们这些侵入丛林的外人很感兴趣。

孔查沙滩上放射虫岩中发育很好的褶皱

由于海水涨潮,我们在蒙特苏马海滩(Montezuma beach)匆忙地进行钻孔测量

我们的样品现在已经到达荷兰,然后就要开始测量样品的剩磁信号。希望我们的结果能很好地约束哥斯达黎加中生代洋壳的板块运动。

在我们的海边“办公室”徒步,结束一天的行程

我们的工作室还可以像这样——可可海滩(Coco Beach)

卡马罗纳尔海滩(Playa Camaronal)上的日落


Print Friendly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